新日恒力跨界并购吞苦果 博雅干细胞“失控”

来源:原创作者:编辑:admin2020-06-09 04:45

  对博雅干细胞“失控” 新日恒力跨界并购吞苦果

  本报记者 刘颂辉 曹学平 无锡报道

  15.66亿元跨界并购狂欢之后留下一地鸡毛。

  2017年12月28日,宁夏新日恒力钢丝绳股份有限公司(600165.SH,以下简称“新日恒力”)发布停牌公告表示,因对控股80%的博雅干细胞失去控制而收到上交所的问询函,要求公司核实相关事项。

  新日恒力此前发布的公告称,公司两次通知博雅干细胞及高管进行2017年度审计工作,并聘请了审计人员到达公司,然而,接待人员以未接到领导通知为由不予配合。

  博雅干细胞方面并不认同公告内容,其公共关系部负责人在接受《中国经营报》记者采访时表示,2017年11月25日,公司工作人员看到某陌生邮箱于前一日晚上发的通知,当时领导都在出差中,而一天之后新日恒力刊登了相关公告。

  不过,1月2日,新日恒力证券事务部代表唐志慧向《中国经营报》记者表示,审计人员和公司的工作人员到达博雅干细胞总部办公楼现场,全过程都有留痕,而且不止一次发函,“邮箱是不是陌生,之间是怎么操作,其实我们心里都很清楚”。

  “馅饼”变“陷阱”

  2015年11月,新日恒力大笔举债,以15.66亿元现金收购博雅干细胞80%的股权。同时,交易对手许晓椿承诺,2015~2018年标的实现净利润分别不低于3000万元、5000万元、8000万元、14000万元。

  不过,在业绩承诺不能兑现时,当初的“馅饼”变成了“陷阱”。

  年报数据显示,2015年和2016年,博雅干细胞的净利润分别为2600万元和2877万元,仅仅达到业绩承诺的86.67%和57.54%。

  对于博雅干细胞没有完成业绩承诺的主要原因,博雅干细胞原大股东及实际控制人许晓椿在接受《中国经营报》记者采访时表示,新日恒力通过借款的方式大量占用博雅干细胞的流动资金,至今仍有8000万元借款未能依约偿还,直接影响了当期博雅干细胞的经营和业绩,导致双方约定的博雅干细胞在承诺期内平稳过渡并继续保持增长的目标无法实现。

  事实上,许晓椿的说法并不能完全站得住脚。

  据博雅干细胞一名沈姓销售经理介绍,博雅干细胞目前已为3.3万户家庭提供干细胞储存服务,其中以30年为例,储存一种细胞费用为2.6万元,储存两种细胞为3.9万元。

  沈姓销售经理表示:“现在价格是打五折之后的单价,一般为三四万元一个单,收购以后一直没有涨价。新日恒力对我们的利润要求太高了,要达到那个利润要求,起码要涨价到六折以上。现如今市场竞争激烈,没有价格优势销售会很困难。”

  据新日恒力的年报资料显示,博雅干细胞的主要业务是:为干细胞储存技术、生物制品、生物医药、生物材料的研究、开发、技术咨询、技术转让等服务;为医疗机构提供管理方案服务;为干细胞储存服务。在无锡、北京、重庆、南宁、广州拥有5个已建成的干细胞库,拥有行业领先的实体库数目及整体存储规模。目前业务覆盖15个省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