独家曝光历史慰安妇伺候日军图片(6)

来源:原创作者:编辑:admin2020-06-05 05:25

  松山滇缅公路旁有一个刻着“大寨”石碑的庄稼地,日本老兵木下昌已曾经告诉我,这就是松山日军最后的“玉碎阵地”-“横股阵地”。当年的一棵老树还孤伶伶地屹立在那里。我看着这个老兵抚摸着树上的伤痕,苍老的面部肌肉痉挛般的剧烈抖动,使脸上的枪伤格外明显。

  当年,他亲手用手枪对着中队长泽内中尉的太阳穴开枪,帮助他脱离负伤的痛苦,然后踩着橡皮一样发涨的尸体来到这里接受腹部缠着军旗的真锅邦人大尉要他“脱出”的命令。当时仅仅只有数十平方米的阵地上除了躺着100多具日本兵的尸体外,仅存80名负伤的士兵和慰安妇,重机枪手早见上等兵为伤员喝加了升汞片(可以作毒药)的水。有两个伤员从坑道里爬到外面用手榴弹自爆而拒绝服毒。

  慰安妇伺候日军图片

  慰安妇伺候日军图片

  1944年9月7日凌晨3时,木下怀揣“战功薄”带着两个士兵奉命逃往龙陵日军控制区,但是刚一离开阵地马上遭到中国军的狙击而躲避起来直到这一天的晚上。当天下午5-6时,横股阵地激烈的枪炮声沉寂了下来,他看到了日本军在这里覆灭的过程。

  慰安妇伺候日军图片

  慰安妇伺候日军图片

  我见过这位“朝鲜姑娘人”李正早。虽然美国人拍摄的照片勿庸置疑地证明朴永心是在这里找到的,虽然松山大垭口谷地玉米地有一块“日本军慰安所所在地”的纪念碑,但是西野朱弘仍然坚持通过许多老人询问慰安所的位置和是否见过照片上的女人,并要老人亲自带到现场讲解现在已经消失的慰安所的房屋结构,然后详细绘图要他们确认。这个过程精确地到了就像是警察和检察官带着嫌疑犯到犯罪现场指认犯罪过程。经过多人指认,结果发现慰安所的确切位置是在当地政府立的“慰安所所在地”的纪念碑20米外的地方。

  尽管当时有些老人在“难民街(日本指定当地老百姓在特定的地点进行贸易的露天集市)”上,亲眼看到日本兵用军刀劈砍估计是中国军队的便衣侦探,也看到三三两两的“日本婆”“朝鲜婆”(当地老百姓对日本军慰安妇的称呼)来赶集,还有的看见过被中国兵抓获的慰安妇……但是老人们说那都是在比较远的距离,根本无法看清她们的模样,而日本军的阵地是不允许老百姓进出的。部分人之所以知道慰安所,那是因为战斗结束后,他们来寻找有用的东西或者是听别人说的,那个时候慰安所房屋的残骸还在。

  寻找当地见过朴永心的人如同大海捞针,不过西野和朱弘还是固执地反复询问每一个年长的人,而我却认为可能性很小。我们用了几天的时间一直试图在松山寻找可能见过慰安妇或者朴永心的当地人,但收效甚少。就在我认为彻底无望时,居然有一个老人指认了俘获慰安妇的照片上包括朴永心在内的三人,当时考察组内一片惊讶。